张艺兴第四张专辑《玉》发行

分类: 音乐新闻浏览量: 171 评论:0

张艺兴的第四张专辑,以“双生”为概念,用「前世&今生」的对照隐喻,将专辑分为上、下两个篇章——上篇以中国古风场景试验东西音乐融合,下篇以潮流曲风接续现代城市生活。作为专辑首支单曲,《玉》正是开启上部「前世」音乐篇章的索引之作。


在中国文化中,低调质璞的玉,向来都是气质超脱于金银,却又温润独具的存在,也往往被当做“信物”,封存一段段或是浪漫隽永、或是摄人心魄的故事。


张艺兴的《玉》,以古典人物虞姬为视角,追寻复现的恰好是这样一个既绝美浪漫又摄人心弦的历史场景,也是他已有过呈现的舞台灵感——霸王别姬。


以“玉”为引,张艺兴在这首歌中,将大家已经熟知的这个故事用当代嘻哈表达方式重新讲述,同时又以“玉”巧妙串起古今中外的文化语境,恰好实现一语“四”关”:


——命定似玉。在这段凄美的爱情故事中,西楚霸王项羽,虞美人虞姬,二人名字的谐音恰好同为“玉”,延绵千年的爱情故事,或许早已在姓名中就埋下伏笔,让人感叹,“玉”似天命。


——忠贞似玉。“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”,项羽面临垓下之围,宁可自刎也不肯辱没英雄之名,成就千古英名;虞姬宁可随所爱赴死也不愿遗世独存,也堪称爱的豪杰。他们不为瓦全的忠贞,恰似坚玉。


——所爱为玉。在中国文化中,“玉”往往被用来赞美女子之美好,这首歌以虞姬为灵感缘起,但表达的却是从古至今对心爱女子的爱,一个“玉”恰好可以串起中国文化的今夕,爱当如玉。


——你即是玉。在张艺兴融合音乐(M-POP)的此次尝试中,任何一个中国题材从写作之初就有意关照世界视角,力求让国外听众听得进也听得懂,“玉(YU)”的中文发音与英文“YOU”的发音恰好相似、一拍即合,“You”即为玉。


一首《玉》串联今夕中外,张艺兴的首单彰显出中国文化的独特取向和表达之美。


M-POP唱作人张艺兴 X 格莱美白金唱片制作人Murda Beatz


熟悉欧美音乐的人,都不会对加拿大嘻哈唱作人Murda Beatz感到陌生。这位曾为Drake/Travis Scott/Nicki Minaj/Cardi B/Migos/Chris Brown等炮制多首热单的“嘻哈圣手”,被Billboard评为当下最有影响力的Hip-Hop制作人之一。


去年9月,张艺兴与Murda Beatz在美国共同完成《玉》的创作。在其间,中西音乐的经典元素以势均力敌的态势铺张碰撞,共同交织出一首具有典型中国风音乐特征、但又具有能登上世界排行榜潜质的流行嘻哈作品。


——中西合璧的制作思路清晰。歌曲由一段的经典京剧Intro做引,随后在张艺兴吹奏的葫芦丝和仿古音色的采样中,加入Murda独特的鼓点,让中国传统器乐的声音张力和欧美嘻哈热单的简洁听感相互补充,显示出张艺兴和Murda Beatz逻辑分明的音乐制作思路。


——唱腔使用丰富。随着编曲行进,张艺兴的唱腔时而具有中式表达的柔情,时而带有嘻哈说唱的霸气,并在反复练习后,特别加入自己演绎的京剧《霸王别姬》选段“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”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跨年演绎项羽唱段后,张艺兴此次特别尝试虞姬的女旦唱腔,在歌曲中展现出丰富的唱法变化,共同把“有你才有完美,君子非你不追”的作品态度表达出来。


——歌词凸显中式审美。《玉》中,张艺兴将英文惯用表达的“shine like diamonds”改编成“shine like 玉”,将中国审美的独特传递给外界。而不断重复的“玉玉玉玉玉”的hook,最大程度上给歌曲带上了直接、上口的流行元素,这也正是当下嘻哈热单不可缺少的记忆点。而从更高层面来看,在通常多为“金钱、名气、享乐”的嘻哈作品题材中,张艺兴以玉为喻,巧妙表达了中式含蓄且更高的审美取向,称得上是一首彰显中国文化气质的流行嘻哈佳作。


当然,有“虞姬”视角的《玉》,就必然有“项羽”视角的作品相呼应,这也是《玉》被张艺兴作为专辑索引的巧妙之处。如何正确打开张艺兴音乐的“前世”篇章?《玉》已经埋下一个令人期待的伏笔。


(联系我时请说是淘歌音乐看到的)

    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,客服微信/QQ:8434110

这首歌必火:高彭《彩蝶飞飞》(点击试听)


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

必填

◎评论审核后才显示

请先 登录再评论,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